空调维修售后部门

[Xavi中心]Make the Thunder and Lightning Sing

CP:Xavi Hernandez中心

分级:Gen

梗概:大部分时候你无法预知未来。

警告:两小时短打,没校对,没确认,时间线可能不对,很多老梗。

弃权:咩咩咩,都不属于我,标题来自Beady Eye的《The Beat Goes On》

迟到的生贺,祝你37岁生日快乐。


  他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场上是一群比他大得多的孩子,更高也更强壮,相比较而言Xavi太矮也太瘦小了。紧张和其他一些情绪从胃里翻涌上来,在喉咙深处打滚,他尽可能地假装很平静,无视这些东西,不想被人嘲笑。但这感觉仍然很不好,非常不好,也许用不上半小时他马上就会被要求脱下球衣打包回家了,理由是缺乏必要的天赋和肢体运动不协调。

  他回过头,只是为了确认,妈妈站在稍微靠后的地方,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仿佛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多么——生死攸关的问题,如果被赶回去,他就去自杀。

  “去吧。”她说。

  于是他最后系了一次鞋带,接着走上草皮,呼吸,朝着球滚动的方向跑了起来。

  然后,Xavi当上了那个梯队的队长,前后只花了三天。

  他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Pep通常很友善,一向的,对所有人都是,所以一队的气氛不算太坏,Lucho会抓住一切机会摸他的头,只是有些时候Van Gaal让一切都显得很古怪。但他还太年轻,没有资格评论什么,他所能做的就是坐在那儿,看着,安静观察,学习,等待机会,做一名替补中场应该做的所有事情。

  “我想明天你会首发,”Pep说,一边把球摆回它应该在地方,“别告诉Val Gaal我提前告诉你了。”

  “等等,什么,但是你,我,你是……”他语无伦次,寻找着一个词,一个最合适的词,“……你是Pep Guardiola.”

  “噢,”他们的队长——上帝,他妈的国王——笑了起来,露出两排牙齿(蠢得要命,要过很长时间以后才会有人告诉他这一点,先让他们嘲笑一段时间),“别担心,你已经准备好了。”

  过了一会儿,等他能够重新呼吸了,Xavi意识到,他的确已经准备好了。

  “别搞砸了。”

  他点点头,想要正常吞咽,努力不被自己呛死。

  然后,他没搞砸,甚至还进了一个球,那一刻的体验让之前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都黯然失色,他希望那一秒能再长一些。

  他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你要去米兰了,对吗?”Puyi瞪着他,好像他演变成了某种超出逻辑的诡异存在,例如,一只披着球衣的喷壶,或者别的什么更加难以理解的东西。

  “不——实际上,不,你知道吗,他妈的,我不知道。”第一次,Xavi感到沮丧,因为对于这个五岁时只用一秒钟就能回答的问题他感到了能装满整个球场的不确定。

  “你应该走。”

  现在换他瞪着Puyi了。

  “就是,操,他们对你完全不公平,那些报纸,也许你应该走,去一个至少有人能理解你的价值的地方。”

  可怕的是,他知道Puyi说的是对的。

  米兰会很好,薪水也比他现在要高的多,固定的首发就在那儿,只要他走过去就行了。

  米兰会很好,但不会是巴塞罗那。

  有些时候,你不会一直去做正确的事。

  然后,Rijkaard, 我们都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Iker躺在床上拿着一张报纸遮住了整张脸,并没有在真的读它,只是为了看起来闷闷不乐,不过他总是这样,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而Xavi熟悉这一点,但是他正忙着找一个在放能看的电视剧的频道,所以,去他的。

  “我以为你会问问我想看什么。”

  “掌握着遥控器的人掌握着发言权,闭嘴。”

  “真没礼貌。”

  “那么你不想看《Lost》?”

  “不不不,别换台。”

  他往后靠了一些,坐在床的边缘,Iker的旁边,守门员把报纸放下,他们一起安静地看了一会儿电视,直到广告时间Iker又把报纸举了起来。

  他开始数数,这次不会超过十秒。

  1、2、3、4、5、6、7……

  “Xavi.”他能听出报纸后面的声音里的,别的情绪,和平常完全不同,他们真的已经认识很久了。

  他从来都知道问题是什么。

  “我爱所有人,除了你和Geri, 因为你是个混球,而Geri一直在偷用我的发胶,如果他能道歉我会花一秒钟考虑一下,等一等,我不会原谅他,他活该。”

  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诀窍是要在被揍之前说完,这种技巧他一向掌握的很好。

  “不,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赢,也许会,也许不会,你是国家队队长,你说了算。”

  一秒钟后,Iker站起来用报纸扔他,“那就去赢,混蛋,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烦人的要命?”

  “我知道,”他笑了起来,用最让Iker烦心的那种方式“所以我才愿意认识你。”

  “混蛋。”

  “太巧了,你也是。”

  然后,他们的确做到了,他们一直在赢。

  他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你要走了。”Leo小声地说,没有问号,陈述一个已知的事实,经过那么长时间他已经能够明白阿根廷人有时候可以直白得要命。

  更衣室的时间停滞了一刻,接着继续向前,每一个人都继续做自己的事,唯一的不同是,头都稍稍偏过来了一些(除了Andres, 一个星期前他们就讨论了两个小时,他以为会有人哭得没法停,但Andres只是推了推他的胳膊,用一种责备的目光看着他,等着他道歉,关于一个人如何不负责地把整个球队加上一个袖标就这么扔过去)。

  “是,”他说,声音很轻,但看上去每个人都听见了,现在,他们真正转过头来盯着他了,“时间到了。”

  (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

  Leo盯了他一会儿,点点头,他从来都能明白他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你要去哪儿?”

  他停顿了一下,因为肯定,肯定会有人嘲笑他,“卡塔尔。”

  Geri笑了起来,“天哪,你给Pep打过电话了。”

  嗡嗡声充满了整个更衣室,他们开始说着有关他的事情,队长顺位投票,办一个告别会,提前拿到奖杯,赛季末的花车游行。

  他坐下来,揉着膝盖,手攥紧了又放开,觉得平静。

  头一次,Xavi Hernandez知道了之后、未来、将来会发生的事。

  他会离开,然后,他会回家。



Note:复健,可能会填坑,这个人怎么都快四十了口牙。好难受,我还是应该写相声(???

评论(9)

热度(30)